Menu

工棚里的小候鸟:“原来爸爸说的横琴新口岸长这样!”

工棚里的小候鸟:“原来爸爸说的横琴新口岸长这样!”
刘艳婷 田丝雨 钱文攀工棚里的小留鸟:“本来爸爸说的横琴新口岸长这样!”416584经济大图http://economy.southcn.com/e/images/attachement/jpg/site4/21988/d2788922da1eb5c4e26.jpg  南方网讯(全媒体记者 刘艳婷 田丝雨 钱文攀)蓝白相间的三层小楼,楼道间摇曳着刚晾上的毛巾和工服……这是正在施工的中建二局横琴口岸项目工人生活区。几天前,12岁的简家乐和妈妈、姐姐、表哥表弟一同,住进这个用集装箱建立的暂时工棚。  生活区办理员和工友特意为他们腾出一间家庭宿舍。  生活区不大,却住了三千多名工人,简家乐的爸爸简强便是其中之一。得知这个“留鸟”家庭的到来,大伙儿很热心,特意帮助调出一间宿舍,供他们暂时住了下来。  简家乐的老家在贵州铜仁德江县城,与珠海横琴相距11多公里。简强在珠海做了十多年木匠,曲折于不同工程,上一年8月才来到横琴口岸工地。  遇上飓风天出行不方便,表弟伸长脖子看简家乐玩游戏。  打小每当暑假,姐弟俩都会到珠海看望爸爸,开学再回去。这次天公不作美,一来就赶上飓风天。暴雨猛烈地敲打着工棚,宣布震耳的动静。无事可做,亦无处可去,孩子们只好坐着躺着玩起了手机。姐姐简雨婷拿手在手机上画漫画,弟弟简家乐则更热衷于玩某款手机游戏。  姐弟俩从小有母亲潘小琳陪同。  与许多留鸟家庭不同的是,为了姐弟俩的教育,母亲潘小琳很早就回了老家陪读,养家糊口的使命自然而然地落在了父亲简强身上。“在咱们老家有许多留守儿童,跟着爷爷奶奶长大。”但潘小琳不肯那样,“孩子的幼年很重要,咱们经济上可以节省一点,但要尽量陪同他们长大。”  姐弟俩也很争光,本年6月,两人一同升入县城中学的尖子班。  一家人在员工食堂吃午饭。  接近正午,简家乐和父母哥哥姐姐一同,到生活区的员工食堂吃午饭。12块钱一份的饭菜,调配得有荤有素,一家人围坐一桌,吃得津津乐道,享用可贵的相聚韶光。算起来,他们上一次聚会,仍是在春节的时分。  吃过饭,一家人又热热闹闹地去员工小卖部买了些零食,孩子们一同共享甘旨。  简家乐和表弟在员工书屋的书架前找书。  午后又下起大雨,简强做的木匠活儿只能暂时罢工。中建二局项目办理部的搭档们把一家子接到员工书屋。“哇,很多书!”看到书架上琳琅满目的书本,孩子们眼睛里宣布灿烂的光。  简家乐和表弟一同寻觅爸爸作业的当地。  窗外仍旧暴雨如注。在来之前,简家乐无数次幻想过爸爸常常说到的“横琴新口岸”是什么姿态。直到今日,坐在员工书屋的窗前,看着眼前正从泥泞中拔地而起的楼房和雨中坚持劳动的叔叔阿姨,他忽然可以领会爸爸在外的艰苦,但也为爸爸而骄傲。

标签:, , , 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